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文精华

记录我的第一个身材霸道的36岁熟女良家

我第一个女网友,当时,我22岁,她36岁,在一家国企里面做主任,是一个语言非常冷漠的女人。一切的一切的开始,就起源于某天晚上,一个寂寞的夜里,我的无心的一句“假如寂寞可以负负得正,那么,你愿意成为和我一起开心和激情的那个人吗?”。从最初的老套的聊天,到彼此的姓名、爱好,那一段时间我们几乎是天天在聊天,她整天对这一台电脑无聊着无聊,我整天对这一台电脑,寂寞着寂寞。所以一切都会发生的那么的简单和自然。当她第一次和我视频的时候,和她的名字一样,她穿着一身红色的睡衣,皮肤很白皙,现在看来有种我们现在所说的欧美范,身材也很霸道。由于她的办公室是一个套间,外面可以办公,而里面就是一张大床用来休息,甚至,里面有干湿分离的卫生间和洗浴间。当她的浅浅一笑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对她说“红,假如你是一杯酒,那么,也许我喝了一口,就醉了”。她低头不语,最初的时候,我觉得她是羞涩的,而我是投入的,而一切的一切证明,当时的我只是一个初哥,而她确实楚留香的代名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只是时过境迁,现在看来,也许只是她所寻找的和我所寻找的都是一样的,只是,她比我更彻底而已

当决定去见她的时候,我买了一些礼物,就跟走亲戚似地,在她们厂子门口等着她,远远地,当那一抹红,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竟然是如此的激动,跟着她去了她的家。她家距离她的办公室不超过800米,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进门之后我发现我原来设想好的所有的开场白貌似都没有办法清晰的说出来,还是她对我说“没想到你真的来了,还买什么东西,姐姐不缺这些礼物,傻小子,把东西放下我给你下点饺子吃吧”,我只是傻乎乎的看着她“我已经吃过了,姐姐,我,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想来抱你一下”,那是那一抹浅笑,她对我说,傻小子,去洗澡去吧。当时我就摸摸的走到她的身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抱着她的腰,低头吻着她的额头和眼睛,而在那一刻,仿佛红儿是软了就整个的在我的怀抱里,她的眼睛里风情的快要流出来一抹抹的水,我只是抱着她,吻着她的眼睛。吻着她的发丝,我能感觉到,她也在很用心的抱着我,那一刻,用一句特别文艺青年的范儿说就是“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反复一刹那,全部都是透明的”,当她的舌尖进入我的嘴里的时候,我仿佛是一个贪婪的孩子,汲取这感觉,我用力的抱着她,知道她能感觉到我的胸膛的起伏。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对我说“傻小子,去洗澡,我在外面等你,别着急,好吗,今天,一切都是你的,好吗”,我重重的吻了她一口拿着她给我的新毛巾就去了她的浴室。

不知道怎么了,在她家的卫生间里我想的居然不是激动,而是害怕她老公万一回来怎么办,虽然我知道她的老公长期在省会出差,但是总是有那么一丝丝的顾虑,而且,我的顾虑居然是我怕我给红儿带来任何的小麻烦,带着顾虑我几乎是冲了一下身体就立马出来了。而走到客厅的我,看见红已经换了一身睡衣,也是红色的坐在沙发那里,拿着遥控器看电视,我无声的坐在她的身旁,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和我的心跳声。不知道是谁先主动,我们拥抱着,我几乎是撕扯开了她的睡衣。

当搞完的时候,我们两个窝在沙发上,她就枕着我的胳膊,用手指爱抚着我的肌肤和头发,对我说着她的一切,红儿18岁就失身了,是给了现在的老公,当时年纪小,第一次就怀孕了,19岁的时候就奉子成婚,由于两家从小就是邻居,也就顺理成章的过起了日子,但是从新婚之夜的第一天,红儿就发现老公似乎是硬不起来,发展到最后,一年只有两次,而且就是那种123去买单的情况,从那天起,红儿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有阳痿这个词。随后的这么多年,红儿只有一个情人,就是从省会派来的一个领导,两个人好了很久,但是后来哪个领导也调回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在办公室,厂房,车间,野地,车上都有M.L的痕迹,但是,红儿至今不接受给男人口交,这也算是遗憾。红儿是一个几乎接近于高傲的女子,用她的话说自己就是“比我有才的没有我风情,比我风情的没有我有才”,而且她曾经是市里的三八红旗手。

这一切,我都相信了,但是,有时候男人比女人更傻的原因是相信了女人的话。
当我回去之后,我和她之间还是频繁的在网络上联系,我也经常去她哪里,只要他老公长期出差,她的家就是我的天下,她的孩子都在外地上学,所以一切都很默契,我们在一起做饭,看电影,M.L,甚至,有时候我们会在她的办公室M.L,曾有一次,我们正在M.L,有人过来敲门要盖章,,我就从他的办公室的窗户跳出去(当时她的办公室是一楼),然后再进来她的办公室,她就介绍别人说我是她的亲表弟,其实办公室的来盖章的人不知道,也许红儿的裙子下面压根就没穿内裤,里面,还有我的体液。当红儿不苟言笑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她就是一个玉洁冰清的人,只是他们不知道,当只有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才知道她是多么疯狂的一个女子。

记得有一次,我和红儿去公园,在花园的一角,说真的人来人往的我们在公园的长椅上坐着说话,她走光了,我不知道当时人来人往的人们有没有注意到在她们的头顶上不超过两米的地方,有一个22岁的小伙子正在和一个36岁熟女良家正在他们头顶上的长亭里M.L。当我们离去的时候,长亭里的卫生纸可以告诉这个世界,有人曾经这样的疯狂过!那是我和红儿第一次野战,也是我最难忘得。其实不管是对女人或者男人,第一次,永远是最难忘得不是吗?哪一段日子,红儿有许多情趣内衣,说真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情趣内衣,你知道那深红色的网格连筒袜,和红色的沙质睡衣是如何的抹杀了我那么多的荷尔蒙吗?那段日子,现在想来真的是遥想当年轻衫薄,年轻,真好!

后来某天晚上,她在房间里休息,我无意中用她手机看了她的聊天记录,我才发现其实一切都是假的,假到我白天和他M.L,晚上回去之后,还有一个甚至两个和我差不多的小伙子来陪她。而我却傻乎乎的以为,我的世界只有她自己,她的世界只有我自己。当时,我觉得似乎天地之间落寞的只剩下我自己,现在想起来那种感觉,身上还是有暗中冷飕飕的感觉,时过境迁,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我现在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而且和红儿相隔较远。只是,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真的了无痕迹了吗?很多时候,比如青春比如这些感情,只是用来缅怀或者是遗忘的,只是也许一切的一切会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不管是男人,或者是女人,生命里总有一个异性把你克的死死的,也许,那时候对我来说,红儿,就是把我克制的死死的哪个人吧!若干年后也许,某天街头偶遇,我可以再次遇见她,我会轻声对她说。“你还好吗?那年的那一抹红”。

标签: 暂无标签
醉迷离

写了 63 篇文章,拥有财富 194,被 0 人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意见
反馈